山东地区专业服务众包平台
行业资讯 政策法规 媒体报道 动画资讯 漫画资讯 游戏资讯 海外资讯
推荐商品 动漫电影 动漫书 动漫玩具 动漫视频 其他衍生品
二维动画制作 三维动画制作 漫画制作 游戏制作 动漫文案策划 动画衍生品设计 其它
动画 漫画 游戏 其它
国外动漫资讯 会员作品 项目发包
招聘信息 求职信息 关于我们
行业资讯

通过16年前的一款游戏,我们预示到了元宇宙的未来

编辑:山东动漫网 时间:2022-01-10 13:26:32 浏览:69

近日,“元宇宙”这一关键词正式加入闲鱼屏蔽词库,和它一起的还有“虹宇宙”。屏蔽的原因并不难猜想,无限制的炒作虚拟房地产或者虚拟货币,已经让平台方嗅到了风险的滋味,最终不得不痛下杀手。



去年以来,元宇宙这一概念犹如超大号飓风一般席卷整个世界。新冠病毒的流行迟迟没有结束,使得人们面对面交流的机会不断变少,加速了线上虚拟平台的崛起。这些线上虚拟平台,伴随着VR和AR等新技术的演进,与之不断交织融合,逐渐变成了今天我们看到的所谓“元宇宙”的模样,甚至连华策这样的传统影视公司都说要成立元宇宙部门。

事实上,线上虚拟平台早已有之。千禧年伊始,美国的Linden实验室就推出了一款名为《第二人生》的MMORPG。

《第二人生》这款游戏没有等级,也没有积分,甚至你无法和其他玩家PK分出输赢。《第二人生》的用户需要做的只有两件事,那就是:

尽量布道,讲一些“沉浸”、“去中心化”等新鲜词汇,拉拢新玩家进入这个系统。

利用系统提供的3D建模工具创造各种各样的物品,交易并赚取游戏内的虚拟货币,并和其他玩家交流。游戏内允许企业和学校的建立,当然也包括虚拟地产、虚拟货币和虚拟交易所。



16年前,《第二人生》的玩家就把这个虚拟世界当做自己的乌托邦,并借机炒作一块块的虚拟土地,一块土地炒到了数百万美元。Linden实验室也借用虚拟空间的概念,持续为自身融资。潮水退去之后,投资者也就血本无归了。另外,《第二人生》中滋生了诈骗和性侵等社会问题,甚至有受骗的用户选择跳楼自杀了结自己的生命。

相信看到这里,所有人都清楚的意识到,《第二人生》和现在这一波“元宇宙”狂潮如初一辙。更加有趣的是,《第二人生》和现在的元宇宙师出同源,均受到了小说《雪崩》的影响。

一个月之前,《第二人生》创始人菲利普·罗斯戴尔接受Axios采访时曾表示,他对于扎克伯格提出的元宇宙计划十分怀疑。《第二人生》的经验让罗斯戴尔意识到,这种虚拟平台并不适合所有人,它只能让一部分人逃避现实。虚拟平台在经济系统方面愈发拟真,现实生活就会诞生越多的麻烦。

对比《第二人生》和现在轰轰烈烈的“元宇宙”热潮,预言家游报发现《第二人生》踩过的坑,元宇宙几乎一个不落。无节制的炒作虚拟资产,一些经营不力的企业借用元宇宙相关概念抬升股价,甚至部分用户在元宇宙的世界中遭遇诈骗和性侵。

我们能够做到的,只有把《第二人生》经历的事情告诉整个行业,可惜的是,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元宇宙不仁,以韭菜为刍狗。


一、虚拟房产赚百万,如今只剩脚踝斩

一提到与元宇宙相关的乱象,虚拟资产的炒作就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与NFT技术结合之后,元宇宙世界中许多的虚拟资产都具备了唯一性。唯一性的出现,意味着炒作的空间开始不断浮现。

其实,《第二人生》的身上也拥有类似的特质。为了提供更加拟真的体验,《第二人生》中拥有一套完整的经济和货币体系。每一位《第二人生》中的居民都可以通过制造物品和提供服务来获取虚拟货币——Linden币。

不过,这些虚拟货币无法用于虚拟房地产的买卖,居民想要拥有自己的土地,需要成为《第二人生》的付费用户。

早期的时候,Linden实验室曾经设定,首次土地买卖中,新居民的购买房地产的价格远低于平台内部的市场价格。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Linden实验室就废弃了这一措施,因为他们发现,大多数人会疯狂注册新号,并把低价购入的土地迅速卖掉,从中赚取高额的利润。

后面这些居民想要获得更多的土地,那么就需要额外的费用。这些不动产虽然价格不菲,但却能够给购买者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

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就是欧洲工商管理学院,他们在《第二人生》的世界中购买了一座无人岛,价值高达1000美元,每个月还得支付100美元的租金。不过,欧洲工商管理学院在无人岛上建立了一间虚拟校园,等比例还原了他该校设在枫丹白露的欧洲校园。



欧洲工商管理学院相关人员接受《经理人月刊》采访时表示,这间虚拟的校园2009年间帮助他们在H1N1流感大流行期间向全球学生正常提供教学活动,创造的价值显然不是这1000美元和租金可以衡量的。

炒房最疯狂的时候,曾经有一位化名为AnsheChung的女性用户,通过《第二人生》的房地产买卖赚取了上百万美元,登上了《商业周刊》的封面。

今天所谓的元宇宙中,炒作虚拟物品和房地产的狂热程度显然要高于15年前的《第二人生》。继承了《第二人生》衣钵的《Sandbox》和《Decentraland》,数字土地的销售同样凶猛。这些搭载了NFT技术的元宇宙土地,成交纪录高达430万美元,林俊杰等明星也疯狂参与其中。

国内的虹宇宙,炒作虚拟房产也是类似的思路。不过,虹宇宙吸引用户购买虚拟房产的花样得到了进一步升级。



玩家先要进入虹宇宙,前提就是获得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如果提前通过摇号的方式获得虚拟房产,就能比其他用户早进入游戏,甚至可能获得SS级的房产。无法提前进入游戏的玩家,只能慢慢排队,公测当天一起进入游戏,分到的房子也只有A-C级的经济适用房。

一些后进入的玩家自然想要住上类似海边别墅的SS级房产,而那些先进入游戏的用户们发现了这一商机,也希望尽快套现离场,于是就催生了虹宇宙虚拟房产倒卖的二级市场。虹宇宙虚拟房产交易的主战场在闲鱼,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元宇宙成为闲鱼屏蔽词的原因。

但当平台用户流失之后,虚拟土地的价值几乎就开始脚踝斩。

事实上,《第二人生》的虚拟土地之所以能吸引大量企业和机构购买,主要原因还是高曝光度和注意力。尤其是那些位于网络空间中人气较高的区域,高附加值就很容易体现出来。

然而Facebook在2008年正式开始商业推广之后,《第二人生》用户不断流失,房价就立即出现迅速下跌的状况。对此,Linden实验室采取了诸多措施稳定房价,但收效甚微。现在,《第二人生》的用户数已经跌至60万以下,虚拟土地的价格也荣光不再。

《第二人生》的经历告诉后来者们,对于虚拟平台,用户数量才是平台根基。失去了用户,即便整个经济系统再拟真也无济于事。但这种平台最早涌入的用户,往往又是来炒房的。

于是,蛋生鸡还是鸡生蛋的怪圈出现了


二、靠虚拟世界融资千万,如今公司被售员工跑路

除了虚拟资产的炒作之外,借用元宇宙概念来炒作公司股价也是最近一年资本市场的乱象之一。我们报道过,从中青宝的《酿酒大师》开始,几乎所有对外公示正在开展元宇宙业务的公司,股价都实现了不同规模上涨。

然而,这些公司所经营的项目是否真的是元宇宙,似乎并没有引起更多人的关心。

《第二人生》的母公司Linden实验室其实也有着类似的轨迹。《第二人生》2003年对公众开放之后,直到2006年获得100万用户,他们才进入主流视野之中。

也正是在这个阶段,《第二人生》引发了资本的关注。2006年3月28日,Linden实验室获得了由Globespan Capital Partners牵头的1100万美元的注资,而这家融资机构背后,包括了今天的世界首富,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

更多企业没有选择注资Linden实验室本体,而是将资金投入到《第二人生》这个平台上。比如IBM公司就在《第二人生》中投入了1000万美元,寻求建立虚拟互联网企业的潜在机会。



和IBM拥有类似想法的大公司有很多,他们认可《第二人生》这个平台,尤其是它已经积累了数千万的用户,虚拟空间的流量可以提供更多宣传的机会。与此同时,Linden实验室的发展却是令他们较为担忧的。因此,高价买入《第二人生》的优势地段,成为了大企业的主流做法。正是靠着初期积攒的热度,Linden实验室获得了大量的“融资”。

相比之下,今天许多游戏公司或者科技公司早已上市。为了挽救岌岌可危的股价,并获得更多的融资机会,他们都会选择与时下风口相结合,以此吸引投资者。元宇宙只是最新的一个故事。

这方面最典型的案例自然是中青宝。自从他们公开了《酿酒大师》这款所谓的元宇宙游戏之后,公司的股价就一直狂飙猛涨。1月3日,中青宝董事长李瑞杰对外发布了《酿酒大师》H5版本的演示视频。正是这段视频,拉升了中青宝的股价。1月5日,中青宝股价涨超20.1%。截至收盘时,中青宝报收39.28元,总市值再一次突破百亿。



如果你仔细研究中青宝所谓的元宇宙游戏就不难发现,《酿酒大师》所谓的虚拟与现实相结合,仅仅是“线上酿酒,线下提酒”。至于你能否通过游戏来实际控制酿酒的全过程,中青宝显然无法保证的。

不光是中青宝,汤姆猫数码视讯宝通科技以及昆仑万维等公司,均依靠元宇宙概念得到了股价的抬升。与此同时,中青宝和汤姆猫都接到了证监会的关注函,要求就涨幅异动说明是否存在蹭元宇宙热点概念炒作股价的动机,这两家公司全部予以否认。

回归到《第二人生》,Linden实验室在用户不断扩张的阶段获得了大量资本青睐。2008年之后,《第二人生》的情势急转直下。

多名联合创始人出走,用户以数百万计的流失。Linden实验室仍然想要借着残留的热度在资本市场大战拳脚,但此时精明的投资者直接投出他们的不信任票,公司的上市计划无疾而终。直至2020年Linden Lab被出售,大量公司初始团队跑路,他们也没有实现上市的野心。


三、诈骗、性侵等社会问题频发,如今仍未解决

除了上面提到的炒作虚拟资产和公司股价,更可怕的则是一些诈骗、性侵等社会问题。

本质而言,无论是《第二人生》,还是现在新兴的元宇宙平台,都是把真实的人数字化虚拟化,进而汇集到一个世界中。只要用户控制的人物建模拥有做动作的空间,同时可以互相交流对话,那么人类社会中所面临的诸多社会问题,都会在这些虚拟平台上再现。

2006年,《第二人生》就出现了第一起强奸案件。按照报案者的描述,她在游戏里扮演一名虚拟少女,而一个虚拟色魔利用一组程序编码控制了她在游戏中角色的身体,对她实施了“强奸”。

比利时警方根据报案者提供的线索还发现,《第二人生》中甚至存在一些“未成年人性爱俱乐部”,招揽不明身份的人士进行交易。

在当时,比利时警方无法对这些所谓的“强奸案”进行处罚,毕竟虚拟世界的“猥亵行为”在现实世界的法律中还是一个空白。

除了“强奸”案件,诈骗也是《第二人生》中另外一个严重的治安问题。比如在2009年,《第二人生》中曾经出现了一起著名的诈骗案件。一位名叫尼古拉斯·波托加罗的虚拟人物开设了一家小型银行,通过打出高利率的广告说服数百人将Linden币存入银行中。

对没错,这就是庞氏骗局的翻版,而类似的骗局,十年后也在地球另一端赚取了4万亿之多。

2007年7月的一天,尼古拉斯开始限制储户取钱。储户们就围着这些机器,试图找回他们的钱。然后,尼古拉斯宣布存款要使用“永久债券”支付,而非Linden币。这些债券急剧贬值,到了10月份就一文不值了。根据相关律师的估算,尼古拉斯骗走的Linden币,总价值高达70万美元。

如同轮回一般,今天的元宇宙平台也出现了性骚扰等社会问题。

上个月,Meta公司的元宇宙平台“Horizon Worlds”开放了测试。一名女性测试者向Meta公司表示,有一个陌生人试图在广场上“摸”自己的虚拟角色。而在她看来,这种不适感比起现实生活会更加强烈。当然,和16年前没有变化的,还有法律的空白。



《第二人生》的性侵和诈骗问题从来没有得到解决,即便是现在活跃用户仅剩几十万,还是有人会去想方设法地骗取Linden币。

预言家如今梳理《第二人生》的失败经验,其实还是想告诉现在的元宇宙企业们,构筑虚拟平台,把全世界的人们汇集到一起,历来会触碰到各种暗雷。远离炒作,扎实构筑自己的平台,维系住大批忠实用户,“元宇宙”这股风才能刮地更久一点。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预言家游报,作者雪夜枫鳞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做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威海市动漫游戏产业公共服务平台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2012-2016 鲁ICP备19010554-2  技术支持:威海志成网络
地址:山东省威海市威海高技区丹东路77-11号 E-MAIL:info@sdacg.net